校友登录| 信息管理系统| 研究生专业学位系统|申请入读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一场关于商学、人文、脑科学的智慧碰撞 | 商学+

发布时间:2020-01-13 10:00    浏览次数:187

政府鼓励的双创(创新、创业)就是一种信息化的新科技发展,而“一带一路”则是中国式的全球化。

一切经济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政治问题,而政治问题又将转化为哲学问题,最终哲学问题本身又与人性问题难解难分。

神经环路结构非常复杂,过去的很长时间,学术界对该部分的研究都处于黑盒状态。而近年来,光遗传学手段的发展为神经环路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2020浙大EMBA教育中心新年论坛是一场聚集了科学家、企业家、管理学者的思想盛宴。


中国科学院院士、浙大医药学部主任、浙江大学脑科学与脑医学院院长段树民;浙大国际创新研究院执行院长、赛伯乐国际董事长王阳博士;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教授张钢,三位不同领域的业界专家齐登场,激荡科技的脉搏,指点经济发展的有效路径,探索商学+的无限可能,为现场带来了一场关于脑科学、商学、人文的智慧碰撞。

 


 今天为大家分享王阳、张钢教授和段树民院士的主题演讲


 王阳:创新是新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微信图片_20200116100719.jpg

作为浙江大学企业家学者项目(DBA)实践导师,同时为赛伯乐国际董事长的王阳博士,为现场带来了《全球之势的学者之范》主题报告,谈到了在新经济下,企业如何通过信息化和全球化手段更好地进行创新。

王阳指出:“在新经济时代之前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时代,这个阶段对人类的发展有相当巨大的推动,那个时代只要掌握土地,便掌握了绝对财富。第二个阶段是工业时代,能源成为了时代发展的核心,蒸汽机、大规模生产,这个时代的标志国家是英国,因为掌握能源使得大英帝国在全世界有“日不落”帝国称号,推动了世界文明。”而目前我们所处的新经济时代数据成为了整个时代发展的关键。


“新经济是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信息技术革命以及由信息技术革命带动的、以高新科技产业为龙头的经济。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互联网等都是属于这个范畴,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才可能有更多的经济业态产生,它会重新定义我们对原来的每一个不同的产业的认识。”在讲到新经济时代时,王阳认为必须了解它的两个特征:信息化和全球化。


第一,信息化。信息化最重要的资源是数据。在数字经济为王的今天,任何一家企业,如果不拥抱互联网不把自己打造成数据企业或数字企业,那这个企业将注定不会创造财富。


第二,全球化。全球化使每一个企业都要去看在全球范围内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仅仅局限在自己的领域和行业中。王阳认为,政府鼓励的双创(创新、创业)就是一种信息化的新科技发展,而“一带一路”则是中国式的全球化。


另一方面,在新经济时代下,创新就显得尤为重要。王阳表示,“在全球格局下创新是永久的话题,每个行业,每个企业,乃至每个国家都需要有自己的创新,这种创新是你的原动力,是整个新经济发展的原动力。”而创新有三个不同阶段:模仿式创新、原创式创新、开放式创新。三者循序渐进、逐渐进阶。在他看来,一个国家的创新同样如此,从模仿式到原创式再到开放式,把门户打开拥抱海外,学习先进国家的创新经验,也让全世界都到中国这个平台来创新,这样中国便能立足于世界之林。而在创新的过程中,高校在世界范围内,全球化创新领域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资本与高校的联动让我们更加快速完成从模仿式创新上升到开放式创新的跨越。


一家企业需要科技,需要资本,需要国际化,需要一个开放式的创新平台,这样便能插上腾飞的翅膀。王阳总结说,因为科技是新经济的驱动力,资本是创新创业的加速器,平台是创新创业的基石,而全球化是创新创业的必经之路。

张钢:如何培养商界领袖?

微信图片_20200116100725.jpg


大学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教授张钢,演讲伊始就抛出了这样一个重要问题。

 

浙大的老校长竺可桢曾经指出,“大学教育的目的决不仅在于造就多少专家,而尤在乎养成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气,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而将这一教育理念落实到管理学院,落实到MBA、EMBA项目上,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张钢教授认为,可以归纳总结出四个字——“商界领袖”


应该怎样培养商界领袖?商界领袖又应该具有怎样的形象和素养呢?张钢教授引用了哈佛大学教授白璧德的一段话来阐述其中的逻辑。“一切经济问题归根结底都是政治问题,而政治问题又将转化为哲学问题,最终哲学问题本身又与人性问题难解难分。要想培养真正的政界领袖,没有这样一个直指人性的多学科交融的课程体系和训练过程,是不可能完成的。


张钢教授表示,白璧德关于政界领袖的培养逻辑,与商学逻辑有内在的相通之处。一切商学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为管理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研究商学就是研究管理,商学之道就是管理之道。


在张钢教授看来,要成为一位真正的管理者,必须学会多维度思考。


一是管理是决策,管理也是责任。管理者永远不是为自己负责,而是为你所代表的利益相关者负责。做管理就是要体现人之为人的本性。“为政以德”,这样的人来做管理,才能真正担负起那份责任。


二是人文在管理中的重要性。人文有三个核心内涵:信念与自律,谦恭与自立,批判与自强,这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也是做管理的根本。管理是由人来从事的工作,而管理面对的也是人,所以管理者更需要理解自己,理解他人,进而理解人性。这才是管理之道的人文之维。


三是聚焦到浙大EMBA的课程体系,最后的落脚点便是强调人之为人的根本。商学+人文模块就是要将人文精神和思维方式融入到传统的商学课程中,以体现商学课程背后更深层次的人文内涵,让企业家、管理者和企业都能找到自己的文化之根,人文之根。


 段树民:中国脑计划

微信图片_20200116100730.jpg


认识脑、保护脑、创造脑是人类科学发展的长期目标,以神经计算和类脑智能为代表的脑科学是当前国际科技前沿的研究热点。段树民院士题为《脑功能的解析与调控》的主题演讲,让现场EMBA学员和校友领略了脑进化和脑科学前沿进展以及新的应用领域,犹如全场的一次“头脑风暴”。

 

作为中国著名神经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段树民认为,长久以来脑科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微观和宏观两大层面,如,在分子细胞水平我们已经非常清楚神经细胞是如何产生、传递和加工神经信息的,在系统行为水平,我们发现很多重要现象和规律,大体上知道了大脑每一个区负责的功能,比如视觉、听觉、运动、情绪等控制和调制中枢在大脑的哪个位置。

 

他指出,人脑有上千亿个神经细胞,每一个神经细胞又和其他众多神经细胞形成联接,构成神经环路,其中的结构和功能运行非常复杂。因此神经环路是脑高级功能研究的关键点和难点所在“神经环路结构非常复杂,过去很长时间,学术界对该部分的研究都处于黑盒状态。而近年来,光遗传学手段的发展为神经环路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认识脑、保护脑、创造脑是人类科学发展的长期目标,以神经计算和类脑智能为代表的脑科学是当前国际科技前沿的研究热点。段树民院士题为《脑功能的解析与调控》的主题演讲,让现场EMBA学员和校友领略了脑进化和脑科学前沿进展以及新的应用领域,犹如全场的一次“头脑风暴”。

 

作为中国著名神经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段树民认为,长久以来脑科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微观和宏观两大层面,如,在分子细胞水平我们已经非常清楚神经细胞是如何产生、传递和加工神经信息的,在系统行为水平,我们发现很多重要现象和规律,大体上知道了大脑每一个区负责的功能,比如视觉、听觉、运动、情绪等控制和调制中枢在大脑的哪个位置。

 

他指出,人脑有上千亿个神经细胞,每一个神经细胞又和其他众多神经细胞形成联接,构成神经环路,其中的结构和功能运行非常复杂。因此神经环路是脑高级功能研究的关键点和难点所在“神经环路结构非常复杂,过去很长时间,学术界对该部分的研究都处于黑盒状态。而近年来,光遗传学手段的发展为神经环路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认识脑、保护脑、创造脑是人类科学发展的长期目标,以神经计算和类脑智能为代表的脑科学是当前国际科技前沿的研究热点。段树民院士题为《脑功能的解析与调控》的主题演讲,让现场EMBA学员和校友领略了脑进化和脑科学前沿进展以及新的应用领域,犹如全场的一次“头脑风暴”。

 

作为中国著名神经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段树民认为,长久以来脑科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微观和宏观两大层面,如,在分子细胞水平我们已经非常清楚神经细胞是如何产生、传递和加工神经信息的,在系统行为水平,我们发现很多重要现象和规律,大体上知道了大脑每一个区负责的功能,比如视觉、听觉、运动、情绪等控制和调制中枢在大脑的哪个位置。

 

他指出,人脑有上千亿个神经细胞,每一个神经细胞又和其他众多神经细胞形成联接,构成神经环路,其中的结构和功能运行非常复杂。因此神经环路是脑高级功能研究的关键点和难点所在“神经环路结构非常复杂,过去很长时间,学术界对该部分的研究都处于黑盒状态。而近年来,光遗传学手段的发展为神经环路研究带来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在谈到人工智能和脑科学的发展时,段树民院士认为,两者是相互促进的,一方面,人工智能发展需要借鉴脑的工作机理,人工智能的进展也将对脑高级功能的解析产生作用。另一方面,脑是自然界最复杂的结构,脑科学研究产生的大数据分析一定会令人工智能受益匪浅。步入“强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达到甚至超过人脑功能前,一定需要脑科学发展的支撑。

 

当前,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脑研究,纷纷启动了大型脑科学研究计划。中国脑计划也已列入国家战略布局,并有望明年出台。段树民院士认为,虽然我国脑计划启动相对较晚,但也有一定优势。一是我国在脑科学研究的某些技术有很好的基础;二是我国人口基数大,重要脑疾病,尤其是一些罕见病,相较容易获得大量的数据支持……总的来说,中国脑计划处于和先进国家并跑水平。

 

最后段树民院士表示,在我们对大脑研究已取得了一些突破性技术的关键节点,希望企业界也能够行动起来,脑科学不仅仅是人类基础的研究,同时也非常具有应用潜能。因为大脑决定着智慧能力,而民族的大脑决定着国家的前途命运。


注:本文根据段树民院士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来源:浙商杂志

预报名
联系方式

电话:0571-88276292

传真:0571-88273537

";

版权所有:浙江大学EMBA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MBA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