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入读| 信息管理系统| 研究生专业学位系统

李迅雷深度解密大变局下的投资机会丨高端对话

发布时间:2020-09-30 10:57 浏览次数:58次

微信图片_20201009111838.jpg

 

9月23日晚由浙江大学EMBA组织的“云问学”系列活动在线举行,本次活动连线经济学家李迅雷,就当前经济形势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之下,结合资本市场的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改革的机遇在哪里等问题进行了一场线上对话。

 

 

1602212338985183.jpg

李迅雷

 

名言: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


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40人论坛特约成员,长期从事宏观经济、金融与资本市场的研究,对证券市场研究领域也有很深的造诣。

 

最近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又有疫情返扑的迹象,假如疫情第二波蔓延,无疑是对全球经济雪上加霜。根据货币基金组织最近一次的预测,认为2020年全球的GDP是-4.9%,其中美国是-8%,欧盟是-10.2%,日本是-5.8%,中国是1%的增长,印度是-4.5%。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无一例外的负增长。

9月23日晚由浙江大学EMBA组织的“云问学”系列活动在线举行,本次活动连线经济学家李迅雷,就当前经济形势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背景之下,结合资本市场的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改革的机遇在哪里等问题进行了一场线上对话。

 

 

微信图片_20201009112205.jpg

 

《浙商》:2020年您对经济大环境的判断是怎样的?


李迅雷:就失业率而言,上山容易下山难。以美国为例,即便没有疫情,美国几次失业率大幅上升过程当中,比如1948年,1953年,1957年,1960年,包括前一次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都是伴随着失业率的大幅上升。上升过程结束之后,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注入流动性,实行刺激财政,经济慢慢恢复。但是你会发现历次失业率大幅飙升之后,它的恢复过程是非常缓慢的,恢复的时间长达5年左右时间。这一次的疫情比历次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更严重,对经济的打击相应比较大,所以说我们对经济不能过于乐观。


现实情况是由于疫情所带来的经济放缓,经济的负增长,但我们还要认识到,真正让经济放缓的不是疫情,而是二战以来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问题。

比如说美国人口中目前1%的人拥有全美财富占比达到40%,然后10%的人拥有全美国财富70%以上。不仅是美国如此,英国、法国、韩国、印度、俄罗斯,都是如此,只不过比例多一点、少一点而已,而美国尤为严重。二战结束后,好不容易迎来了全球的和平,和平时间持续,也是历史上比较罕见的长久。到现在为止,已经达到75年了。长期75年的全球性和平,人均寿命创了人类历史的新高。全球的社会财富积累总额也创了人类历史上新高,这些都是好现象。生活质量提高了,受饥挨饿的人越来越少。问题在于一枚硬币有正面也有反面,我们从反面来看的话,那就是社会的分化、贫富差距的扩大。整个社会增长是靠消费拉动的,如果大部分没有钱的人有消费需求,少部分有钱的人没消费需求,主要是投资需求,这样使得我们需求就会不足。有效需求不足,导致生产过剩,导致社会诸多问题的产生。

为什么我一直认为全球经济往下走,全球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这样长期的和平,游戏规则的不变必然导致分化的加剧。

 


《浙商》:从货币基金组织最近一次的预测来看,中国是唯一经济正增长的国家,可谓一枝独秀,那么您怎么看? 


李迅雷:中国经济确实是一枝独秀,也得益于中国对于疫情的严防严控,使得我们经济好于预期,特别是出口方面。但是我我估计中国今年实际GDP增速也只是2%左右,基本属于接近于0增长这样的一种势头。所以我们对经济要看更加长远一点,不要受疫情短期波动影响。我们的数据比预期要好,但是也不能乐观,中国的问题也比较严重。这一轮经济下行,我们把很多问题归结到疫情,认为都是由新冠病毒引起的。疫情过去我们就万事大吉了,中国经济就会见底,就会再次增长。实际上本轮经济下行通道开始于2018年并非疫情,疫情加速了经济下行的节奏。


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房地产市场逐步降温。房地产的投资增速在往下走,2018年以来棚改货币化的政策逐步收紧,房价下跌的城市开始增多,库存开始累计,跟我们现在决策层提倡的“房住不炒”的总基调一致。在房地产经济未见底之前,宏观经济都不会见底,因为过去十年没有一轮复苏是没有地产参与的。

 


《浙商》:我们都知道中国经济的三大马车,目前这三个方面对的中国经济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李迅雷:在拉动经济三驾马车当中,出口是一枝独秀,一方面是跟疫情有关系,另一方面中国是全球的制造业大国,中国的复工复产比较顺利。在全球都遇到疫情压力时,中国企业的生产恢复正常。加上医疗物资的出口在大量增加,使得我们今年前8个月出口增幅还是维持在正的,对GDP贡献也是正的,尤其8月份的数据非常好看。但三驾马车除了出口之外,更多还是需要消费和投资。消费,跟居民的收入有关系,居民收入增长放缓,消费增速也会放缓。投资的话受到债务率、杠杆率的制约,因为杠杆率水平已经很高了,再继续高,投资恐怕效果也是欠佳的。整体来讲,我觉得经济到了8月份的数据比较好,但接下来几个月的数据可能会走弱。所以我的判断是我国经济先上后下,房地产未见底轻言复苏。


《浙商》:前面李老师讲到研究经济要讲长期性的东西,跳出疫情的影响我国经济的未来趋势是怎样的?


李迅雷:中国经济从1980年到2010年,这30年当中基本上是处在高增长阶段,GDP的增速都在10%以上,平均增速10%以上。2010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速逐步放缓,从百分之十点几的GDP,到了今年上半年-1.6%。二季度是正3.2%的增长,步入到低增长的时代,存量的特征越来越明显。我的判断就是中国经济进入到存量主导的时代,存量主导时代有什么特性呢,分化和集聚成为趋势。一方面分化,一方面产业在集中,人口在集中,头部企业在形成。


第一个分化是人口分化。2019年我国东部省份人口净流入规模超过150万,而按照秦岭-淮河一线来划分南北方,南方省份人口净流入达到167万。而且东部和南方省份的人口迁入规模相比2018年进一步增加。

浙江和广东人口净流入量比较大,山东和黑龙江人口净流出量比较大,你会发现大部分省人口都呈现净流出,所以人口在分化。我们东部地区面积只有全国面积的20%,创造的GDP要占到全国的52%。按照世界银行大量案例的统计结果,发现有一个有趣现象,经济密度每增加1倍,劳动生产率提高6%。与中心城市距离每扩大1倍,利润就下降6%。为什么大家都要集中,集中可以缩短交通运输的距离,使得效率进一步提高。有规模经济的因素考虑,所以大家要越来越多集中。

在浙江的净流入人口当中,杭州和宁波两个城市人口净流入量占到浙江省90%。虽然浙江人口是净流入的,但绝大部分流到杭州和宁波这两个大城市,三四线城市基本上人口净流出,所以人口在分化,人口的集中度在提高。

第二个分化,收入的分化。收入本身已经在分化,疫情进一步加速了这个分化,收入分化导致消费的分化。

第三个,产业的分化。新经济高增长,传统产业低增长,这个在杭州比较明显,杭州是一个典型的靠新经济来拉动的城市。新经济拉动也导致了杭州的人口大幅增加,深圳也是如此。靠传统产业支撑的省份这两年就比较惨了。

第四个,企业的分化。头部企业和非头部企业的分化,头部企业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高,头部形成也是存量经济的主要特征。

我们对分化的理解,记住三句话:此消彼涨、优胜劣汰、强者恒强。

 


《浙商》:怎样解读当前国家政策、省内政策,对我们的企业家有怎样的建议?


李迅雷:首先讲讲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上半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就比较积极,尤其货币政策,降准降息都做了。下半年转向常规,既没有降准,也没有降息。事实上财政赤字率从2.8%上升到了3.6%,是显著上升。但财政赤字,财政支出的增长还是负增长,比去年10%的增长,今年是负增长。主要是收入减少了,我们要寻求收支相对均衡。


财政政策偏稳健,货币政策目前大家两种观点,一种认为货币政策要收紧,另外一种认为货币政策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会继续放水。我觉得还要折中一下,货币政策既不会大水漫灌,中长期来看也不会收紧。因为经济在下行,把利率往上调或流动性收紧都没有理由。

既然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不像有大作为,所以我们更多是希望通过改革来推进,所以从2016年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目前提倡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这样一种口号,是一脉相承的。实质是让改革来主导,让改革来改善结构性问题。结构性问题,美国也存在,欧洲也存在,日本也存在,新兴市场也存在。

所以我们现在提出大循环、双循环,背后的逻辑更多是依靠改革,依靠供给侧的改革,而不是通过刺激需求来进行简单的大循环、双循环,这方面大家要有认识。

在存量经济下的特征,分化的逻辑要记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应该要把握住时代的脉搏。我们也要分清楚阶段,经济增长的阶段现在处在哪个阶段。

我总结出三大思维:

1、分层思维。货币政策尽管宽容,但钱是往高处流的,我们的大放水,水是往高处流的,问高端流的,地下是出水的,地下机会就不多了,所以要有分层思维。我们现在资产配置要抓大放小,要重高端、轻低端。

2、集中思维。过剩经济导致分化,它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趋向于集中,所以要有集中思维,强者恒强的思维。

3、风险思维。现在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躺着中枪的概率大。所以过去做投资,投错了也不要紧,反正都能涨,涨多涨少而已。现在存量经济此消彼涨,所以答错了要扣分的,所以风险思维要加强。

企业家一定要有这种分层思维、集中思维和风险思维。

 


《浙商》:在我们前面提到的种种经济大变局之下,对居民的资产配置和投资方面您有何建议?


李迅雷:作为资产配置来讲的话,过去90年代的时候是短缺经济时代,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跟着温州人赚钱》,货多缺,拿到货就赚钱。2006年左右是钱荒的时代,钱少好东西多,那时候应该要大量去配资产。那时候要怎么赚钱呢,买自己买不起的东西,说白了就是加杠杆,杠杆加的越大,赚的越多。如果06年在杭州买个十几套房子,现在财务自由了。


2010年以后,尤其是2013、2014年之后,基本上到了资产荒的时代。资产的价格在涨,在这个时候就应该要去买核心资产,资产化的时代就是配核心资产。我在2018年写了一篇文章,《买自己买不到的东西》

总体来讲,大类资产配置就是要把握好“水往高处流”,过去中国居民配置主要是房地产,占到居民家庭资产的百分之六七十。现在来讲,房地产的过剩是大概率事件。我们的权益市场比较小,权益市场总市值只有6万亿美元,美国是30万亿美元,欧盟是20万亿,所以在这方面应该要增加对于权益资产的配置。房地产今后没有大的趋势性机会,但它还是会有结构性机会。具体来讲就是三条线:1.粤港澳湾区;2.杭州湾湾区;3.贯穿东西的长江经济带,今后人口是沿着这三条线在集中的。这三条线上面的人口要超过50%以上,这些房地产配置还是有机会。

我一直建议配置黄金。黄金可以作为避险工具,也可以是投资工具来配置。过去50年美元的含金量缩水了97%,其他新兴货币对美元大部分贬值90%以上,在黄金面前几乎一文不值。但黄金没什么增长,黄金的存量从1929年到现在为止增长了6.7倍,美国纸币增长了330倍。

股市来讲,在这样一种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机会更多是来自于供给端的机会,而不是需求侧的机会。很严峻的事实是由于受疫情影响,全球的供应链、产业链受到阻断,内循环的进口替代必须要的。

芯片等被“卡脖子”的项目,比如说工业机器人、碳纤维、精密机床、数控机床,高精端光学设备、航空机、新材料等等,这些方面把缺口补上。另外,我们的能源安全、粮食安全,这几个方面也是很重要的,这种方向今后还是会继续。

注册制为大量公司上市提供了法律依据,股票市场的供给大幅增加,今后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有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新三板,还有区域性交易市场,这些供给在注册制背景下会大量增加。大量增加后,A股整体估值水平要往下移。所以做投资,尽可能选择更有潜力、估值水平相对有优势的企业。

在2007年时我这边做过一个统计,发现在2007-2017年十年当中,连续5年盈利增长超过20%的公司占比只有1.2%。然后连续5年利润有4年超过2%,另外一年增速不低于-20%,占比也不过2.9%。总体来讲,我们不要去迷信看上去这个公司就是高增长的,高增长的公司百里挑一。

我们未来怎么去找中国的亚马逊,中国的Facebook,中国的微软,中国的苹果。我的建议就是传统行业选龙头、选头部,新兴行业看科技含量。

 




来源:浙商杂志


浙大EMBA2021级提前批面试,欢迎申请。可致电浙大EMBA项目咨询电话:汤老师,0571-88276292,18806507700。深圳中心,潘老师0755-86967663,18594218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