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入读| 信息管理系统| 研究生专业学位系统

魏杰:制造业绝不能离开中国!

发布时间:2021-04-27 09:53 浏览次数:0次

“制造业绝不能离开中国,中国必须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这不仅是中国发展的内在规律,也是我们的重要战略。”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浙大EMBA《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课程教授魏杰在“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上表示。

1619747703678353.jpg

学者介绍:魏杰:浙大EMBA《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课程师资、著名经济学家。主要研究领域:经济学,宏观经济问题,计划与市场关系问题,企业财产制度问题,非国有企业问题和公司治理结构问题,企业制度、企业战略与企业文化问题等。


魏杰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经济衰退,出现阶级对立、贸易逆差、财政赤字等问题,原因就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所以中国必须吸取教训,一定要留住制造业,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


魏杰提出了发展制造业的四条建议,


第一,尽快补短板,完善制造业的产业链供应链;


第二,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其中,更绿色和更智能是目前一定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进一步深化改革,要对制造业背后的企业阶层和企业精神,带来一个良好的预期,没有这种相对良好的预期,可能很难进一步发展,而这种预期的带来要强调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法治经济;


第四,建立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稳定金融货币积蓄,尤其要稳定汇率,防止“十四五”时期汇率大幅度波动。

以下为发言实录:

们这次讨论的是关于制造业的问题,所以我也想就制造业谈点自己的想法。我一直认为制造业绝不能离开中国,中国必须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这不仅是中国发展的内在规律,也是我们的重要战略。

最近我们讨论美国经济衰落,我一直认为美国经济走到这一步一个重要原因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制造业离开美国给美国带来三个不能解决的问题,第一个,阶层对立越来越严重,因为美国的中层阶级里面绝大部分跟制造业有关,实际和金融科技有关的极少数,大部分和制造业有关,结果大部分的人收入减少,就业困难,导致内部阶层对立。这次美国的大选,大家票数相比差得多,就反了阶层对立越来越严重。第二个是美国没有制造业,但有消费,那么只好进口,结果美国年年贸易逆差。第三个是大量中产阶级收入减少,就业困难,但发达国家还要搞好的生活,所以政府年年借债,年年财政赤字。美国之所以阶级对立、贸易逆差、财政赤字的原因就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所以中国必须吸取教训,一定要留住制造业,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

怎么样发展制造业呢?大致上有几个问题我们要解决。


第一件事就是尽快补短板,完善制造业的产业链供应链。最近到企业调研,企业告诉我最担心是给企业断供,就是包括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断了零部件。为什么断供?因为我们经济存在短板。有调研发现五个短板非常明显,第一个,高端发动机不行,大到飞行发动机小到空气发动机都不行。


第二,材料不行,大到飞机轴承钢,小到手机成膜体。


第三个数控机床不行,数控机床现在很多零部件仍生产不出来,是靠数据来生产。


第四个,生物医药不行,一些常见病例关键的药物我们搞不出来。


第五个是信息硬件不行,就是半导体、芯片等等。所以这五个短板严重制约了我们制造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别人一动手我就倒下了,所以尽快解决这些短板。



怎么解决?这五个短板是技术问题,所以解决短板的唯一办法,推动自主创新。怎么推动自主创新,我想要做四件事,一个加大资金投入,最起码“十四五”资金投入年增长应该在7%以上。第二个,构造技术创新技术,大规模建设现代化课业科创中心。第三个,修改知识产权制度,让所有参与知识产权的人能享受知识产权的经济收益。第四个,加大基础研究的投入,最起码每年给科技创新投资8%。这四个问题能解决的话才能解决短板的问题,否则中国制造业不能很好地发展。

 

640.webp.jpg

魏杰教授在浙大EMBA课堂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目前转型升级有两个重点很迫切,第一个是更绿色,因为“十四五”我们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就严格要求企业必须解决绿色问题。第二个是更智能,“十四五”时期我们进入小康社会,年收入大量提高,必然导致企业人力资源成本上升,怎么消化成本上升?唯一的办法,更智能才行。所以更绿色和更智能是我们目前一定要解决的问题,否则我们下一步制造业将遇到更大的困难,这两个压力一定是最大的,一定想办法解决。

第三个问题就是继续深化改革因为制造背后是企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企业精神是制造业发展的基础和内生动力,如果企业精神发挥不起来的话,制造业发展实际上是很难的。而企业家精神的重要问题给他们一个良好预期,他们预期如果建立不起来的话,我估计中国制造业发展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还得强调深化改革的问题,改革三个重点,一个市场经济,一个民营经济,一个法治经济。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法治经济是企业的经和企业存在的基础,如果不推动这种改革的话,我估计未来可能很麻烦。许多人对未来预期非常不好,担心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法治经济能否建立起来?没有预期就没有更进一步的投资,你要转型升级投资很重要,大家不愿意投资的话就很难进行发展。

第四件事就是建立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尤其防止“十四五”时期汇率的大幅度波动,这是个大问题。有企业告诉我最担心人民币升值,因为利润本来很薄,一升值全升没了。国有企业主要进口,民营企业主要是出口,而出口的民营企业最担心人民币升值的问题,最近他们对这个预期非常不稳定,我觉得我们应该要适当搞一个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尤其防止汇率大幅度波动。我估计未来几年汇率波动是大趋势,因为新冠病毒期间,全世界央行都在发债,美国发得更多,这种大规模的投放必然导致汇率的重新调整,中国要有清醒的认识。

所以我一直主张,金融界认为有三件事不能同时出现,一个是汇率稳定,一个是汇率固定性,一个是资本流入,这三个必须选择才行,我一直主张,一个是汇率稳定,一个是货币的独立性。因为全世界现在的金融体系是美元支撑为体系,以美元阶级为体系这种世界金融支柱,你想想我们一旦放大资本自由流动,肯定完蛋。所以这次刚好碰到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完全放开资本自由流动,因此我们可以大量地调整汇率,保证汇率能够使中国企业在出口上获得经营的发展。以我估计现在企业压力很大,如果人民币再继续升值的话就会给出口的制造业影响巨大。我们大湾区出口比例是很高的,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可能会有问题。

制造业不能离开中国,离开中国,中国就完了,怎么保证制造业发展,一定要解决好以上这四个问题,谢谢大家!


来源:文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