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登录| 信息管理系统| 研究生专业学位系统| 申请入读

当前位置: 首页>师资教研>名家论道

吴晓波:今天我们真正要学的是工匠制度

发布时间:2016-05-03 06:00    浏览次数:0


如今的时代,是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新生事物趋之若鹜。而对于传统的中国制造业,似乎并不看好。由此,“中国智造”、“中国创造”被广为提倡。


在此背景下,近日,浙江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吴晓波教授在应邀出席华立大讲堂2016春季论坛时表示,无论是中国智造还是中国创造,最终都要回归到中国制造中去。他认为,中国制造不应该被否定,且中国制造有着让人刮目的前景。


为什么吴晓波院长眼中的“中国制造”有着如此大的潜力?一起来看他的演讲实录。以下内容整理自演讲录音。


浙大管院吴晓波院长作为论坛开讲嘉宾,演讲《非线性打击:中国企业的追赶与超越追赶》


吴晓波:“无论是中国智造还是中国创造,最终都要回归到中国制造中去。”


超前三步是烈士,超前半步是英雄


从国际上的诺基亚、柯达公司,到国内的长虹、瑞星,很多企业在历史的转变中或没落、或倒下,但这些企业变化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有人说是“运气”,但我认为绝不是。就像今天如日中天的阿里巴巴,也绝不是运气把它捧上了神坛。如果我们对比今天的和十年前的阿里,就会发现,这是两所完全不同的企业——当初的阿里,只是一个简单的交易平台;而今天,则是融合了包括支付宝、天猫在内的各种金融、生活服务提供商。


华为任正非说过的一句话我很推崇:“超前三步是烈士,超前半步是英雄。”在我看来,“带头大哥的陷阱”是每一个领先企业都可能遇到的问题,企业的起落伴随的是商业模式的转变。而这种转变很多时候是迅速的、颠覆性的,尤其在我们这个时代,我把它称之为“非线性打击”。


所以,把握好市场节奏,进行适当超前商业模式的探索,是所有企业都值得去推行的理念。而对本身生产形态相对落后的中国制造业,更是一个逆风飞扬、超越追赶的机会。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


从中国GDP结构数据,及其与发达国家数据对比来看,接下来中国制造业的占比会进一步缩小,这是不可逆的,但另一方面,中国制造的做精、做细、做深也是一定的方向。所以,中国制造有着让人刮目的前景。


数据证明,中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而形成了一个举世无双、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从毛主席年代到今天不停奋斗的结果。


与之相比,美国产业空心化相当严重。奥巴马喊着制造业回归,但事实上这是不现实的,如果苹果把企业的制造业拉回国内,那么他们的产品在国际上就会削弱竞争力,因为在中国有着苹果制造的全产业链供应商。


一本国际著名杂志就在今年年初出版了一期专题,主标题是《MADE IN CHINA》,而在副标题内用了很多形容词:“新的、经过改进的、比以往任何时间更强大的”。


所以我认为,中国制造不应该被否定,因为我们曾经粗放的制造风格,将被逐步改变,所谓“工匠精神”,正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所重视、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产品“捡回来”。


工匠精神不是个人经验,而是科学制造管理体系


说到“工匠精神”,不能不提德国制造。但事实上,“德国制造”这一名词在创始之初,曾经也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1887年,英国国会通过《商品法》,勒令所有进入英国和其殖民地的产品一律必须打上"德国制造"的印章。那时英国人认为,"德国制造"就是假冒伪劣、价廉货次。


但德国人发奋图强,用了几十年,扭转了世人对“德国制造”的看法。所以我说,德国人可以,为什么中国人不行呢?


过去三十多年来是中国急速奔跑的一个缩影。短短三十年中,我们有106家企业从零开始,挤进了世界500强,我们从供应短缺到产能过剩,我们眼看着自己从吃糠咽菜到健身减肥,这个速度和规模,难以想象。


对于这样一个飞奔的巨人,他怎么可能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呢?就像博尔特跑出9秒58世界纪录的同时,你还想让他保持姿势的优雅,再认真欣赏下沿途的风景,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虽然没有形成工匠精神,但是我们的中国制造思维里,却把另一样东西做到了极致,那就是“速度为王”。


但到了今天,要求就不同了,对比德国制造特点,我们会发现,他们凡事喜欢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地“量化”:“下水道过50年要更换,所以在安装时就准备好备件;机械的螺丝拧两圈半才是最适合,那绝不拧两圈或者三圈”——总结一句话,德国制造的“工匠精神”,更多代表了一种制度、一种科学的制造管理体系,而不是大部分中国人所理解的个人经验。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仅一墙之隔,西德以高品质闻名于世,而东德却乏善可陈,以主观的“德”为社会标准,人治大于法治,立法不严,选择性执法,建立不起工匠制度,就没有工匠习惯,更不可能有工匠精神。


今天我们真正要学的,是工匠制度,用制度养成制造业的工匠习惯,再把工匠习惯升华为工匠精神。



未来企业的较量是“范式”之间的较量


在“工匠精神”指引下,把产品做精做强之外,我认为,未来企业的较量中,更重要的一点是不同“范式”之间的较量。所谓范式,既是某一时期内被科学界公认的认识和解决科学问题所需遵循的模式。


老的范式决定着既有轨迹,每一种范式都有技术极限和局限性,往日的成功也可能是未来的失败之母。因此,忘却以往的成功,努力找到新的范式,积极突破,往往能带来新生。


常常在新闻里,看到某大企业转变方向,砍掉原来的落后产能,我认为这种壮士断腕值得钦佩,但如何在断腕后止血,恢复战斗力,在新的范式中满血复活更重要。


近年来日本家电业全线衰弱,表面上暂时处于劣势,但这些日本家电企业正在从大众消费领域向商用领域转型,医疗、创能储能、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等高科技含量的领域正是日本家电企业新的“范式”。


2014年,汤森路透全球创新百强机构评选中,日本有39家入选,中国仅华为一家入选,这说明中国的企业在创新“范式”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认为,现在社会上很喜欢提的中国智造、中国创造,最终都要回归到中国制造中去,才能让中国的实体经济获得更好的发展。



立即申请
联系方式

电话:0571-88273882
0571-88276292

传真:0571-88273537

版权所有:浙江大学EMBA教育中心 技术支持:MBAchina